您好,歡迎來到中國食品機械網   請 登錄免費注冊
服務熱線:
當前位置:首頁 >> 資訊頻道 >> > 企業專訪 >> 燕京啤酒業績三連降關廠求變 新老換班或帶來新契機

燕京啤酒業績三連降關廠求變 新老換班或帶來新契機

時間:2017-8-2 14:34:00   來源:   添加人:admin

   記者 代秀輝

    似乎隻有斷臂,方能在當下的境況中求生了。

    新消息顯示,繼百威英博、嘉士伯、重慶啤酒等啤酒企業相繼選擇關廠後,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亦加入該陣列中。

    對于這樣的改變,燕京啤酒提出了“抓兩頭,帶中間”的策略。

    “一邊繼續支持、扶持優勢企業,保證優勢企業做大做強,一邊投入更多精力在劣勢企業,使其有所改觀。對個别不再有存在價值的企業,經過權衡之後,可能會與地方政府協商後關廠,使公司整體競争力不斷增強。”燕京啤酒在公布的7月11日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中稱。

    為詳細了解燕京啤酒關廠事宜,法治周末記者以郵件方式向燕京啤酒發去采訪函,但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複。

    “可以說,燕京層的變動加速了它的變革。”中研普華研究員孫玉嬌對法治周末記者說:“為提升公司整體競争力适應輕資産經營方式,對部分價值較低的企業作關廠處理,就燕京啤酒本身來看是其戰略上的必然選擇;淘汰落後産能有利于燕京啤酒長期、健康發展。”

    業績三連降 關廠求變

    “燕京啤酒有此番動作,也與當下面臨的業績壓力不無關系。”食品飲料行業戰略定位專家徐雄俊告訴法治周末記者,“近兩年來,燕京啤酒業績表現不佳。”

    為此,法治周末記者梳理了燕京啤酒以及其競争對手華潤啤酒、青島啤酒的業績情況。

    從營業收入來看,燕京啤酒2014年、2015年和2016年分别實現135.04億元、125.38億元、115.73億元,出現三年連降的情況。

    然而,在營業收入方面,華潤啤酒、青島啤酒卻是遠超于燕京啤酒。

    以2016年的業績為例,華潤啤酒實現營業額286.94億元,接近燕京啤酒的3倍;青島啤酒營收261.06億元,燕京啤酒尚不及其二分之一。

    實際上,如果從淨利潤方面來看,這幾年燕京啤酒的表現更加不堪。

    燕京财報顯示,燕京啤酒2014年、2015年和2016年分别實現7.26億元、5.88億元、3.12億元。兩年之間,燕京啤酒淨利潤跌幅高達57.02。

    相反,競争對手華潤啤酒、青島啤酒的淨利潤上同樣甩出燕京啤酒一大截。

    同樣以2016年為例,華潤啤酒實現淨利潤為6.29億元,燕京啤酒不及其一半;青島啤酒實現淨利潤為10.43億元,燕京啤酒尚不及其三分之一。

    在徐雄俊看來,除了大環境原因之外,燕京啤酒與華潤啤酒、青島啤酒出現差距原因之一就是“管理上出現了一些問題”。

    “這兩年,燕京啤酒的渠道沒有做好。燕京啤酒的市場一直徘徊在北京、廣西等老根據地,其他地方沒有出現市場份額的大面積提升。相反,華潤啤酒和青島啤酒則是在‘搶地盤’方面表現的很突出。”徐雄俊說。

    “一方面是大環境影響,整個行業在下降;另一方面則是燕京啤酒的内部體制問題。”中研普華研究員闫素飛同樣對法治周末記者說,“國企背景制約了市場的發展,在啤酒行業大肆擴張市場之時,燕京啤酒執行穩定廣西、内蒙古、北京市場策略,可是在營銷和管理方面,快消品行業對市場把握能力及營銷能力至關重要,燕京啤酒在這方面不及其他巨頭。”

    關廠就能自救?

    那麼,現狀之下,燕京啤酒選擇關廠的策略是否能達到真正自救的效果?

    事實上,近幾年來,身處在中國市場的啤酒企業選擇關廠的并非隻是燕京啤酒一家。

    公開資料顯示,嘉士伯過去一年中關閉和處理了中國市場的17家工廠;而百威英博去年也關閉了舟山工廠和河南新鄉亞洲啤酒廠。此外,華潤啤酒、重慶啤酒、珠江啤酒等也都曾關閉過虧損的工廠。

    那麼,這些有過關廠經曆的企業,業績現在如何?

    以重慶啤酒為例,自2015年以來重慶啤酒就在陸續選擇關廠。财務數據顯示,關廠對重慶啤酒的銷量造成了一些影響,即2016年度,公司實現啤酒銷量94.62萬千升,與2015年度實現啤酒銷量102.7萬千升相比下降了7.87。

    與此同時,2016年度重慶啤酒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.81億元,與2015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0.66億元相比增長了375.57,扭虧為盈。

    在徐雄俊看來,近幾年來啤酒行業的巨頭都在進行關廠提高效益,這也是在向輕資産模式進行轉化。“燕京啤酒選擇關廠動作,其實也與新班子組建後,‘新官上任三把火’有關。國企對财務報表的‘好看’要求更高,關廠也有進一步維持利潤的因素。”

    不過,有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的業内人士認為,燕京啤酒光靠關廠其實并不能解決實際問題。

    “燕京與行業整體主要盈利指标相比,其各項指标均處在較為落後的水平,面對行業的轉型、産能過剩的大背景作為一個1980年成立的老牌企業,其所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多,首先管理體制固化,燕京發展至今員工超過37000人,人力成本的逐年攀升,給燕京啤酒的經營帶來巨大的經營負擔,因此對燕京而言光靠關停工廠隻能淘汰落後産能,無法從根本上改變現有狀況。”孫玉嬌說。

    孫玉嬌提供給法治周末記者的數據資料顯示,從淨資産收益率、淨利率、營業收入增長率三方面對比來看,近三年來行業的平均水平分别為11.45、13.07、7.82,但燕京啤酒則為4.41、4.54、-7.7。

    新老換班帶來的新契機

    在業内人士看來,燕京啤酒除了作出關廠策略,還應作出更進一步的變革;而同時,燕京啤酒剛剛進行的内部管理層更替正是其變革的好契機。

    燕京啤酒公告顯示,6月初,燕京啤酒審議并通過了《關于選舉公司第七屆董事會董事長、副董事長的議案》,選舉趙曉東先生為董事長,劉翔宇先生、謝廣軍先生為副董事長。

    至此,趙曉東接替李福成出任燕京啤酒新任掌舵人。

    “這幾年政府加大對國企的改革力度,新老交替有利于内部改革的進行。”談到影響,闫素飛認為。

    在闫素飛看來,新老交替可以更有利地推動集團企業改革,未來燕京啤酒大的期待就在于國企改革帶來的增長動力。“需要借助國企改革,引進戰略投資者或者實行員工激勵機制,如此或可改變公司營銷及渠道方面資源,或可利好争取市場。”

    那麼,燕京啤酒的新班子打算怎麼做呢?

    法治周末記者注意到,燕京啤酒在公布的7月11日投資者關系活動記錄表中提及了換屆後公司戰略發展的思路。

    燕京啤酒首先提出,将繼續按照市場化的思路、市場化的原則去進行企業的運行。

    “不斷完善公司産品結構、實現産品升級,滿足消費者多樣化的需求。不斷提升現有産品品質,堅定‘做中國好的啤酒’這個目标。”燕京啤酒稱,“從市場角度來講,公司會密切關注整個啤酒行業的發展動态,發展動向,對一些重點市場采取針對性措施,根據不同市場特點,采取不同的銷售策略。保持公司在現有基地市場上的穩定地位。同時希望在一些新興市場上,能夠有所突破。”

    此外,燕京啤酒談到,在人力資源管理上,包括薪酬體制改革上,其将繼續圍繞産品、市場進行人力資源配置,不斷調節、調整公司薪酬體系和激勵機制。

    “燕京啤酒要給區域公司更大的自主權,同時資源要到位,以使市場快速盤活;從産品的角度看,要在緊抓中高端市場的同時不放棄低端市場,按照不同的市場情況作出不同的市場策略。”食品專家朱丹蓬此前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建議。